颱風暴風半徑接近,網路能做什麼?

你知道嗎?Google 與我國政府重大災害防治單位合作,建立區域性天然災害應變機制,並於今年七月十日正式宣布啟用「Google台灣災害應變資訊平台」,網路的力量真的能幫助救災~

Google 台灣災害應變資訊平台是 Google 旗下非營利機構 Google.org 全球推廣計畫 Google Crisis Response 中的重要一環,旨在與當地政府合作,透過「開放資料」(Open Data)的方式打造完善的資訊平台,協助民眾掌握災害的關鍵資訊,並根據災難的嚴重程度以及現有的資源與工具,謹慎評估是否提供災難支援。

(圖片來源:Google 台灣災害應變資訊平台

此外,該平台推出「Google災害示警(Google Public Alerts)」以及「台灣防災地圖」兩種服務,民眾皆可善用 Google 搜尋Google 地圖工具即能得知最新的災害動態,如在行動載具上開啟 Google 即時資訊(Google Now)功能的話,即會自動跳出警示訊息,提醒使用者身處地點或是預計前往之目的地的危險程度。

(資料來源:台灣防災地圖,此地圖顯示的是今年第12號颱風潭美的路徑預報,使用介面就是熟悉的 Google 地圖,色塊範圍是點選查看的「颱風消息」以及「颱風侵襲機率」。)

打開 Google 搜尋關鍵字「颱風」,如近期有颱風動態即可在頁面找到相關資訊;而繼續點開「更多資訊」,就會看見 Google 災害示警中對於潭美颱風最新動態與政府單位發佈的消息~

(資料來源:Google 搜尋-颱風)

(資料來源:Google 災害示警-潭美颱風)

此平台是政府推動開放資料(Open Data)、實踐開放政府資料(Open Gov Data)精神最好的一次嘗試?!其實此平台能夠彙整各部會資訊,是仰賴國際通用的預警協議 Common Alerting Protocol(CAP)標準化 XML 數據格式。Google 與台灣政府相關重大災害防治單位合力推動,例如:中央氣象局、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水土保持局、經濟部水利署、交通部公路總局,以及國家災害防救科技中心與各地方政府等單位等;利用以上這些單位提供的災害資訊,針對台灣特殊的氣候與地理條件,劃分成颱風、豪大雨、土石流、淹水、河川水位警戒等多個類別,未來下一波推動重點則是地震類型。


目前為止,不論是 Google 還是我國政府,對此災害整合的資料透明度與立意動機都非常好,只是應該可以再說更多、更清楚一些……其實我相信你也一定不瞭解究竟什麼是預警協議 Common Alerting Protocol(CAP)?所謂 CAP 標準就是一種「警報」(alert)的檔案類型,用來交換許多方面的警報和資訊,例如:地質、氣象、公共衛生和安全等。好像還是不太懂,或許開放資料(Open Data)隨著資料多元自由運用的時代來臨益顯重要,因而看似政府對於推動開放資料不遺餘力,可是事實上你我都不比 Google 是如此大型的外商企業,才有辦法要求公部門單位盡責努力?甚至是積極推廣讓民眾清楚,並熟知這些資料的應用。政府是要如何開放讓民眾「親近」這些豐富多元的資料呢?

看看新北市政府制定的「電子資料公開作業要點」,政府立意總是良善,但卻也總是那麼一點點不近民情,其中第六點,申請者使用分享之電子資料應遵守下列規定:

  1. 供申請目的,不得移作申請目的外之使用。
  2. 提供分享之電子資料僅有使用權,非經原資料管理機關之書面許可,不得自行轉錄、轉售、贈與、另行重製或交付他人使用。
  3. 若因採購作業須將分享之電子資料移轉至承包廠商執行時,應於申請資料中明確說明,且承包廠商亦須共同遵守本要點規定。

原來你我還需要事先申請才能使用資料?而且除非經過書面許可,否則仍不能另行重製、或交付他人使用……再看看另一個例子,台北市政府資料開放平台就做得比較透明友善一點,怎麼說呢?同樣是使用者權限規定:本府依政府資訊公開法第六條之規定主動公開與人民權益攸關施政及其他有關之政府資訊,使用者以「非專屬授權」之方式,不限時間及地域,重製、改作、編輯或為其他加值應用方式開發其他產品或服務(以下簡稱加值衍生物),提供公眾使用,無須取得本府之書面授權。

以上兩者皆是地方政府的開放資料使用規範與要點,所謂的規範與要點卻不統一,看來政府部會整合能力真的要上情下達啊!否則不是便民而是擾民了!

  • 看看國外是如何推動 Open Government、Open Policy 吧!請參閱 Open Definition

 

– See more at: http://netivism.com.tw/article/306#sthash.rUjFQ2jQ.dpuf

Advertisements

音樂是否有改變世界的可能?

第三十九屆八大工業國集團高峰會(The Group of Eight, G8)於今年六月十七、十八日在英國北愛爾蘭舉行,坐擁世界強權的領袖們聚在一起討論國家大事,應該是推動改革的好時機,然而除了聚焦於經濟貿易與敘利亞戰爭外,還有什麼議題值得世人關注?早在 G8 會議舉行前夕,推廣反貧窮以及力抗愛滋病不遺餘力的 ONE.org 發起了 Agit8 計劃,組織共同創辦人,同時也是知名樂團 U2 主唱 Bono 召集 Green Day、Ed Sheeran、Mumford and Sons、Sting、Elvis Costello、Bruce Springsteen 等音樂人重新詮釋經典搖滾歌曲,呼籲 G8 各國領袖重視「消弭貧窮」的問題。

(影音來源:Agit8-The Power of Protest Songs)

沒錯!就是要用音樂推動改革~ Agit8 計劃,取自於單字 Agitate,意即「鼓舞」,再加上期許 G8 高峰會能聽見他們的訴求,「Agit8」因而誕生。ONE.org 集合全球知名的音樂人與樂迷一起創作「抗議」音樂向 G8 高峰會傳達「反貧窮、反戰、反人權迫害與女權運動」信念。Agit8 活動目的就是希望集合人民的聲音,這些發聲的異議音樂力量將能改變世界。ONE.org 這個組織的 DNA 就是不奢求任何捐獻,而是祈求人民勇敢發聲、讚出來。(At ONE, we aren’t asking for your money, we’re asking for your voice.)

(圖片來源:ONE.org-Agit8:protestsongs)

Agit8 網站上列出多種抗議歌單,Bob Dylan〈Master of War〉中的反戰訴求,U2 於〈Bloody Sunday〉以北愛爾蘭民眾在民主運動中遭英軍屠殺一事為背景,此曲中對屠殺、仇恨的無限哀慟又讓多少人心碎。經由歌曲的旋律與歌詞,社群媒體的分享與轉貼力量的加乘,雖然人民無法立即看見貧困就此消滅,不過,值得肯定的是 Agit8 出色的行動顯然是達到了良好的宣傳效果。

(圖片來源:ONE.org-Agit8:protestsongs)

還記得八月三日公民 1985 行動聯盟號召萬人白T凱道送仲丘的社會運動嗎?其中改編自《悲慘世界》裡的革命歌曲「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的活動主題曲《你敢有聽著咱的歌》便是一個好的印證。

題外話:媒體批露「華納提版權警告《你敢有聽著咱的歌》下架」,消息一出很多人就此爭論起智慧財產權、音樂版權等問題,其實媒體是過度渲染了所謂改編者遭華納音樂「警告」一事,連改編者都不得不跳出來澄清一切純屬誤會。這個風波的出現,對照 Agit8 活動中各家音樂公司、歌手紛紛響應社會議題的努力,回過頭來看看我們,總是有那麼一點使不上力…

音樂是否有改變世界的可能的這個命題,縱橫台灣歷史,早在七零年代民歌運動期間,便有夏潮一流主張音樂與社會底層的關係;而在近十年來,在台灣的地下音樂圈中更有以主張台灣民族主義的音樂活動,如野台開唱等,試圖藉此宣揚本土意識;更有新生代的社運樂團,如農村武裝青年等,無不是致力於為台灣農村、環境保護等議題發聲。

音樂本身不能改變世界。最主要的關鍵在於「人」,人的心智轉變與覺悟才能改變世界。Agit8 計畫行銷反貧窮、反體制精神的議題設定與行銷效益皆可視為一次成功的出擊。你可以在 Spotify 上聽這些曲目、YouTube上觀賞影片,同時還可以閱讀歌詞,瞭解原曲的創作歷程,並且瀏覽大家上傳的照片,分享你所喜愛的歌詞與圖片 -「傳遞反貧窮的意識」。看到這裡,你想好要點播哪一首歌曲代表你的心聲了嗎?(希望國內有真正音樂結合社會議題的嘗試,比起外語歌曲,我更想點播國語、台語、客語還有原住民語言的歌曲啊!這才是我真正的心聲…)

 

– See more at: http://netivism.com.tw/article/307#sthash.bT3MKL8W.dpuf

透明的力量:水慈善(Charity: Water)

2006年成立的非營利組織「水慈善」(Charity: Water),期許是將安全乾淨的水資源帶到發展中國家,創辦人暨執行長史考特.亨利森(Scott Harrison)深知許多疾病與醫藥問題其實都源自於乾淨飲用水的缺乏,水慈善採用一種突破性的慈善模式,其中的大眾捐款將全數用於資助專案計畫,而非組織的營運。

水慈善的努力,改善了當地家庭的生活環境與公共衛生,婦女們與孩童節省了每年約400億小時走路取水的時間,還有免於過程受到騷擾和侵犯的風險,以及長途的搬運水罐產生的背痛問題。擁有乾淨安全的飲用水之後,人們不再受腹瀉、痢疾與其他疾病導致死亡的殘害。如此一來,婦女可以自由的去追求新的機會,孩童則能受到教育。

水慈善的成功之道在於創辦人暨執行長史考特.亨利森(Scott Harrison)擁抱公益創新模式。怎麼說呢?其中一個契機點為 Harrison 的 31 歲生日,他要朋友們將預備給他生日禮物的錢省下來,而只要捐出 31 元美金即可,即以生日的名義,號召自己的親朋好友,參與水慈善的公益捐贈。結果成功募到了一萬五千美元的資金,後續幾年生日他都持續相同的做法,他的生日願望也如雪球般越滾越大,時至今日募得的總金額已超過兩千萬美金。這個募款方式也持續在水慈善官網上募集,讓每個人得以對自己的朋友圈進行生日請願,串連起社群網站並將訊息一一傳遞出去,而募得款項將全數捐助給水慈善執行更多的專案。

(圖片來源:Charity: Water – Birthdays

值得一提的是,水慈善也善用多重網路工具推廣募款計畫,每建置一口泉井則經由 GPS 衛星定位標示在 Google Earth 上,即利用照片、影音告訴捐款支持者款項的用途,並且開放追蹤掘井的過程。此外,水慈善更著重經營各種社群媒體平台,舉例而言,推特(Twitter)對於水慈善在建立知名度上的努力相當重要,Harrison 表示,「我們擁有超過 130 萬名支持者,而我們利用 TweetDeck 應用程式來監控我們的帳戶。我們很樂意看到大家對我們的評價,以及他們所遇到的問題。我們甚至收到希望舉辦聚會的呼籲,以加深彼此的關係。」

(圖片來源:Charity: Water – completed projects

水慈善每年也積極籌備各種募款活動,2012年發起的假日活動則是為衣索比亞籌建百個水井,利用社群分享的力量也成功達成計畫目標。有意義的是,水慈善更應用行動載具,特別是應用程式 Square,這款應用程式可讓支持者在 iPad 立即刷卡服務,透過組織開放透明清楚的資訊,讓支持者清楚瞭解支付款項的流向,付款流程的簡化促使捐款者產生行動力,實際提升募款達成率,成為行動付款的新選擇。

2012 年 Google 全球影響力大獎(Global Impact Awards),選出七家非營利組織(NPO,non-profit organizations)給予兩千三百萬美元的贊助獎金,水慈善即是其中之一受惠組織。共獲得500萬美元支持,預計 2015 年之前將在非洲安裝四千個即時水質監測點,記錄實際水流率,藉此改善水質維護機制,協助更多人們獲得乾淨水源。

除此之外,水慈善對於品牌的跨界行銷也是不遺餘力,如同 2010 年與美國設計師 Blake Mycoskie 在阿根廷創立的牌子 TOMS 聯名推出紀念鞋款,呼應TOMS 身為社為企業的責任,承諾顧客每購買一雙布鞋,就會向全球貧困國家或地區的孩子送出一雙鞋子,讓他們有鞋子保護雙腳。水慈善今年也與瑞士的頂級手錶品牌宇舶錶(Hublot)以及知名樂團Depeche Mode 合作,推出限量版 Big Bang Depeche Mode 手錶,所得部分將直接捐贈給水慈善。

(圖片來源:Charity: Water

水慈善的組織透通性(transparency)不限於我們平常狹義認定的財務透明度,公佈財報,年報, 而是廣泛至非營利組織能夠將自身視為一個公器,接受檢驗,討論,並願意也能夠集思廣義,收納不同角度的意見。經由社群媒體多元開放的交流反應而鞏固與支持者的連結以及強化其參與動機。在現今非營利組織面臨的挑戰下,普遍受限於資源不足、社會問題愈趨複雜難解的情況中,水慈善活用網路新科技工具達成串連的力量,克服種種營運挑戰,持續為推動其理想而奮鬥著,值得每一個組織看齊!

  • 水慈善(Charity: Water)工作團隊:59 人
  • 參見水慈善創辦人暨執行長史考特.亨利森(Scott Harrison)的慈善理念

 

– See more at: http://netivism.com.tw/article/313#sthash.X4C9xkSp.dpuf

按讚之後,下一步的行動是…

網路行動的邏輯是什麼?

從 2007 年搶救樂生院開始,適逢國內 web2.0 工具/服務/觀念的興起; 2008 年的野草莓運動利用 Yahoo! Live 跟 Justin.tv 線上直播功能架設了台灣學運史上第一個網路直播平台,利用即時視訊轉播現場。2009 年莫拉克八八風災之際,網友利用 Google 地圖標示災情和所需物資,PTT 鄉民也開設 Emergency 板募集人力物資協助救災,台灣數位文化協會更號召網友組織莫拉克災情網路中心,而莫拉克新聞網更持續報導災後重建的過程。2010 年強徵大埔農地與反對國光石化,以及 2012 年反媒體壟斷 2013 年反核大遊行等等…無不是運用新科技進行號召?而號召之後呢?由「讚」而「動」的動員,總要有「人」走出來吧!

舉例而言,2013 年「309 串連的全台廢核大遊行」,則是由台灣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等環保、社運、文化與社福各界公民團體共同發起、串連,實為超越黨派的自主性行動,期待展現公民而起的政治力量,要求一個符合環境永續的能源政策。在這場展現集體民意的行動中參與總人數約 22 萬人,活動口號為「終結核四,核電歸零」。

 

(圖片來源:2013廢核大遊行 臉書

這些由公民團體展現的風起雲湧社會運動,組織成員多半是具有初次參與、缺乏領導的組織型態等共同的特性,由於社群網站等網路工具的使用擁有降低潛在支持者進入運動的門檻作用,因此透過社群深度溝通/行動表意的機會帶動思想革命。此外,對於網路動員到實體動員而言,現實空間與時間因素也就顯得非常重要,善用網路這項「工具」可排除地域限制,讓訴求訊息走出網路視窗,走進實體社會,進而凝聚群眾共識與達成行動。

 

長期關注網路對社會與經濟影響的科技評論家克雷˙薛基(Clay Shirky),於突尼西亞革命發生後他認為網路科技對社會真正的影響如下:

  • 科技工具不能一夕改變社會,需要群眾的長期學習。
  • 當時機來臨,網路才會成為推波助瀾的工具,就像突尼西亞一名失業青年的自焚,引燃網路的龐大怒氣。
  • 新媒體最重要的功能不在於資訊內容本身,而是在於「協調社會運動的廉價與強效」。
  • 新科技有助於公民社會的集結與發展,而公民社會的壯大,才是對抗集權統治的核心因素。

毛澤東曾說革命不是請客吃飯,而我說革命更不是臉書按讚~網路媒體擁有無窮的動員潛能,而身為公民的你才是推動社會進步的關鍵,面對下一個網路行動,按讚之餘,你又將會如何採取「行動」呢?

 

– See more at: http://netivism.com.tw/article/213#sthash.0F2BBcsU.dpuf

你我都需要一部Good Guide

近年來國內食品安全問題頻傳,從塑化劑事件瘦肉精美牛,最近又爆發了假米粉毒澱粉、義美使用過期的大豆植物性蛋白生產小泡芙以及統一雞蛋布丁沒有蛋長明燈冰淇淋等等,國人無不人心惶惶,看到這裡問題來了,究竟是新聞報導的觀點問題,還是民眾太過於忽視自身的健康?認為食品擁有國家認證,因此都不會產生任何問題?許多產品號稱是有機產品、綠色產品或是公平貿易產品的生活用品,我們要怎麼樣才可以相信這些公司講的是真話呢?有鑑於此,我們應該積極為自己的健康把關,Good Guide 就是一部現代風險社會下的必備指南,專門幫消費者做產品測試的網站,引領我們如何買到一個「好」的「產品」。

 

(圖片來源:sfgreenbusiness.org

GoodGuide 2007年由加州柏克萊大學的教授 Dara O’Rourke 成立,目的是期許消費產品資訊的透明化,為人們提供更為明智的購物選擇。GoodGuide 產品資料的來源為科學研究機構、政府機關、非政府組織、媒體新聞稿與企業等的實驗報告及測量數據。並對此給予項目評比(1到10 分)。評鑑品項包含食品、家居用品、孩童用品、電器及服飾品牌等,評比等級有以下三項指標,主要是由專業的營養師、環境工程研究人員、化學專家、污染分析專家及公共衛生教授等的考核作為參考根據,民眾可以依個人需求找尋合適的產品。(更多的評測標準資料來源說明。)

  • Health(健康表現)

​    根據產品內所含有害人體化合物的種類及劑量來評分。

  • Environment Impact(環境友善程度)

從產品生命週期的觀念(從製造到廢棄)考察公司生產所製造的環境成本及風險管理的能力。

  • Social Impact(社會責任)

檢視公司是否有參與社區工作、製造端工人的待遇及工作環境是否有人道。

 

(圖片來源:GoodGuide

 

GoodGuide 主要特色融合了社群(Social)行動通訊(Mobile)以及群眾外包(Crowd-sourcing)。特別的是結合手機app,讓民眾在購物時能掃描產品的條碼,隨時接受到產品的相關評分,而個人的使用經驗也可以創建個性化收藏夾列表,推薦好產品給你的親朋好友。網站上也提供「立刻購買」的服務,透過電子商務的模式讓 GoodGuide 營運更完整。此外,民眾也可以投票決定最想要專家馬上分析與鑑定的產品。

 

(圖片來源:inhabitat.com

 

GoodGuide 最重要的資產就是消費者的信賴,也就是公信力,不然很容易被其他人質疑或者淪為大廠之間競爭的工具,因此 GoodGuide 宣稱經過 Certified B 的認證,以確保其資訊透明性及肩負社會責任。此外,2012年美國產品安全檢測、認證機構 UL 的業務部 UL Environment 也收購了 GoodGuide 。

UL Environment 總裁薩拉·格林斯坦表示,UL 認證將在產品的所有價值鏈上,採取積極的措施進行更健康、更環保的產品調配。此次通過收購GoodGuide,將實現這一構想成為可能。

GoodGuide 與 UL Environment 攜手合作,運用簡單易懂的數據與資訊告訴民眾產品的特性與使用經驗,創造更好生活環境的精神真的值得效法。搜尋一下國內有無類似的app行動設計,發現經濟部與衛生署皆有推出多款食品安全指南的app~只是不知道實質操作成效如何…

 

  • GoodGuide 簡介

(圖片來源:Bloomberg Businessweek

 

– See more at: http://netivism.com.tw/article/211#sthash.ifNGJwTi.dpuf

調查報導,關我什麼事?

調查報導類型的新聞(investigative journalism)正值危急存亡之秋,越來越多的媒體將其視為奢侈品,無意願深耕此領域的原因往往受限於時間與金錢,因此除了一般日常新聞之外,「心有餘力」再處理「調查」工作。現在是時候以一種新類型來發揚新聞的公眾利益,因為它是令我們的政府與民主制度更完善的重要基石。-ProPublica

(圖片來源:ProPublica

 

究竟調查報導是什麼,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呢?你應該聽過「水門案」吧!當時華盛頓郵報記者  Robert Woodward 與 Carl Bernstein 揭發美國史上最不光彩的政治醜聞,終迫使尼克森總統下台。看看台灣的例子你會有更深刻的體會,近年來許多獨立媒體揭發食品安全、防疫漏洞等不公不義之事,還記得「米粉沒有米」以及「不能戳的秘密I, II」踢爆禽流感疫情內幕嗎?這些就是調查報導,而在網路數位時代中,媒體也面對轉型,唯一不變的真理是追求新聞報導專業品質的信念。

 

ProPublica 就是一標榜「獨立、非營利、生產服務於公眾利益的調查性報導」的網路原生媒體。「為了公民」是 ProPublica 一詞的拉丁語涵義,自2007年成立之後,專注深掘「真正重要」(truly important)和具有「道德力量」(moral force)的新聞。並且在2010、2011年連續獲得普立茲獎榮耀。這是預言平面媒體將走向衰亡嗎?我認為 ProPublica 的成功是秉承「新聞專業主義」,自我定位為新聞編採室(newsroom)而非單純的新聞網站,致力於創造內容與深度編採。如此一來,新聞報導的「內容」才是核心,網路新科技的協作運用則是期許開創更多新的可能性。

 

(圖片來源:ProPublica – A Note on ProPublica’s Second Pulitzer Prize

 

ProPublica 組織編制約為50人,面對媒體環境變化,預測未來最好的方法就是創造未來,因此積極發展數位敘事,並且與各大媒體協同調查、分進合擊,例如:《紐約時報》與《華盛頓郵報》,並且將這些調查報導中所得的複雜資料、圖表,轉換為直觀、可互動式的線上公開資料庫,幫助公眾更好理解,也提供其他媒體同業的進一步調查。所有新聞內容皆無償提供給主流報紙刊載;也能透過網站提供免費的讀者個人電子郵件直送服務,以期達到社會影響力的最大化,更歡迎大家「來偷ProPublica的新聞」,實踐開源、共享的精神。

 

ProPublica 沒有商業廣告與娛樂八卦,可以這麼說,ProPublica 是美國新聞界探索媒體新生態的一種代表性的有益嘗試。其運作模式獨特,資金來源主要仰賴「桑德勒基金會」(Sandler Foundation)每年提供約一千萬美元資金支援(且允諾資助十年,更不干涉其報導工作),以及其他慈善組織的基金和捐獻支持,其中 ProPublica 特別關注小額捐助者,直至2011年,資助者已經達到2600人。此外,ProPublica 透過製作新聞培訓、新聞報導的電子書擴增收入

 

(圖片來源:ProPublica – 2012 Annual Report

 

Executive Chairman Paul Steiger 表示,我們致力於寫有道義力量的調查性新聞,我甚至不需要考慮利潤,不必考慮發行,也不必考慮廣告。我們要揭露濫用權力和對公眾利益的侵害,我們要激發公眾去改變這種局面。

 

借鏡 ProPublica ,反思台灣媒體的困境,突圍之道或許是要瞭解網路新聞媒體和傳統新聞媒體之間的競合關係,共創多贏局面。台灣「WeReport 調查報導公眾委製平台」的理念也與 ProPublica 相同,期許深度調查報導真正有機會改變你我的生活環境,讓我們的未來得以過得更好。

 

※ 近期 ProPublica 的調查報導旨在探究「實習生」經濟效益-Investigating the Intern Economy ~實在是太有趣了,我等不及要看這份調查報導結果…

 

 

* ProPublica 2012年度報告

– See more at: http://netivism.com.tw/article/208#sthash.68cyU419.dpuf

網路時代的公益參與-你想改變什麼?

什麼是Change.org ?顧名思義,就是要發動「改變」。但是,究竟要改變什麼呢?

克雷˙薛基(Clay Shirky)這一句話足以為我們提供解釋:“「革命並非在社會接納新科技時發生,而是社會採用新行為時展開!」”

「採用新行為」,你相信嗎?Change.org 實踐了薛基所謂「無組織的組織力量」能夠串連起網路,開展實體行動的可能。一台電腦、一條網路線就能夠改變世界!

 

 (圖片來源: Change.org 臉書

 

Change.org 是一家創立於2007年的社會公益請願網站,目前擁有橫跨196個國家、超過4千萬的使用者。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 Ben Rattray 初衷是期許建置一個兼具非營利組織、社會融資以及部落格為基礎的網路志願服務,讓人們能夠提出請願,推動改革,並且向投資者和同類社會公益企業證明,打造一個具有社會意識、社會使命的盈利公司是可能的。

 

要如何進行「請願」呢?很簡單,你只要在 Change.org 上寫出你的請願訴求,並且分享到你的社群網站上就可以了。當請願達到一定的門檻之後,Change.org 則會提供分析平台給贊助商請願者(sponsored petitioners),以媒合適當解決問題的團隊。

 

如此一來,請願必須擁多一定的簽名數量,為了累積足夠的「請願」,就須倚賴「社群媒體」,兩者加乘將會產生無遠弗屆的影響力。Ben Rattray 說過,擁有一千萬人比擁有一千萬美元更重要。我認為 Change.org 講求不只是使用者的黏性,更是「傳播」,是讓使用者主動向他們的「朋友」,推薦你的請願。

 

(圖片來源: Nobel Peace Prize for Malala

 究竟「請願」能改變什麼?Change.org 就曾聚集25萬人連署,讓 Apple 正視委外廠商的勞工剝問題。更有為巴基斯坦裔女權運動家 Malala Yyousafzai 提名諾貝爾和平獎的請願,以及「給中國領導人習近平:釋放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與其妻子劉霞」,目前也累積43萬名支持者持續響應。

 

那你呢?你會使用 Change.org 改變什麼呢?或許我們也來發起查明「洪仲丘」役男死亡真相的請願,讓更多人正視此問題,其實在臉書(Facebook)上也有許多倡議社會改革的粉絲團,例如:反媒體壟斷華光社區拆遷爭議等等。其中有些訴求曾確實使政府立法改革,所謂的「防中指蕭」條款修法通過就是一個好例子。

採取新行動吧!改變正在發生,也需要你我勇敢的發聲!

 

– See more at: http://netivism.com.tw/article/204#sthash.SnAHqtCT.dpu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