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民心聲誰人知

Advertisements

為老樹請命 江翠居民要求變更設計

為老樹請命 江翠居民要求變更設計

新北板橋的江翠國中,自九十五年起就因游泳池與停車場共構工程規劃而爭議不斷。此工程需要遷移校內三十二棵樹齡四十年以上的老樹,引發社區與師生的護樹行動。今年三月,包商啟動鏈鋸,展開移植作業,護樹志工隊總幹事潘翰疆肉身護樹十二天,直至被警方強制帶離。江翠師生繪製海報支持護樹行動,護樹志工發起我願游泳在樹海–搶救江翠老樹連署。面對居民的護樹運動,市府希望藉由多方溝通,達到愛樹、愛校、愛社區三贏的圓滿結果。

 

521299_628598393833327_498607034_n

(圖片來源:我願游泳於樹海 搶救江翠老樹臉書專頁)

 

誰該擁有公共政策的選擇權?

校方表示,配合政府「泳起來專案」對於游泳教育的需求而設立泳池。交通局也希望充分利用空間,在調查學校周邊停車位不足的情形後,有了與停車場共構的想法。前校長黃耀輝支持理由則是停車場委外經營後可拿到合約金,將帶來更多收益,讓學校蓋更多建築設備。

但是護樹志工認為,老樹的犧牲沒有必要,因為學校周邊就有泳池,就算真有停車需求,也能利用現有停車場向下開挖,沒有必要在校園內移樹新建。對於附近社區居民而言,江翠這片樹海提供了休閒的好去處。江翠國中退休美術教師鄭蕙香表示,學生喜愛在這片樹林上課創作與玩耍,在都市中成長的孩子很難得有這種體驗。護樹志工隊員許媛桂說道,尤其老人家特別喜歡在這邊,活動身心靈。

都市發展與社區記憶保存的困

針對施工爭議新北市府特別強調是移植非砍樹市長朱立倫則提出過去的經驗,說明只要做好保護樹木的措施,就可以成功移植。景觀處長陳淵泉也表示:

    「保證江翠國中移植的三十二棵老樹,有九〇%的存活率。」

然而,正如中原景觀系教授趙家麟在投書中所提:

    「就空間地理而言,移植與砍除相當,就是將樹『移走』了,對整體環境與生態系而言,是徹底改變了。」

而且移植的過程中的疏忽都會造成樹木的死亡,潘翰聲提出:「市府興建江翠警察派出所,移植板橋石雕公園樹木,卻從未公開移植計畫書,就已知的移植三十六棵樹,竟然高達三分之一,十二棵樹死亡。」此次江翠的承包商與石雕公園是同一家,有不良紀錄的承包商能否妥善移植樹木也令人質疑。

 

181078_633366670023166_1834492255_n

(圖片來源:我願游泳於樹海 搶救江翠老樹臉書專頁)

 

反對聲浪中的另一個重點,是空間與情感層面。有居民擔心,若失去樹林這個重要活動空間,居民情感也將隨之淡薄。東華教授吳明益在其臉書中提到:

    「一棵樹不該從公共空間貿然被移走的重要理由常常是,它已經不只是一株自然物而已,它還是一群人的共同語言、記憶圖像。」

居民王鐘銘在投書中也提到:「我們將守住的不只是三十多棵老樹,而是下一代的童年記憶與所有市民的生活空間。」然而目前的設計卻完全無法回應居民對此層面的需求。

江翠護樹運動七年多來與新北市政府的協調仍缺乏共識。一〇二年四月六日志工隊舉辦參與式工作坊,與師生、社區居民一同設計游泳池與老樹並存的方案,包括老樹零移植方案、擴大樹海方案以及江翠樹海幼稚園方案。護樹志工建築師劉世偉表示:

    「只要變更設計便不需大肆移植老樹。」

然而,新北市政府表示此案已經多次協商,兼顧學生與社區停車需求,不可能再變更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