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報導,關我什麼事?

調查報導類型的新聞(investigative journalism)正值危急存亡之秋,越來越多的媒體將其視為奢侈品,無意願深耕此領域的原因往往受限於時間與金錢,因此除了一般日常新聞之外,「心有餘力」再處理「調查」工作。現在是時候以一種新類型來發揚新聞的公眾利益,因為它是令我們的政府與民主制度更完善的重要基石。-ProPublica

(圖片來源:ProPublica

 

究竟調查報導是什麼,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呢?你應該聽過「水門案」吧!當時華盛頓郵報記者  Robert Woodward 與 Carl Bernstein 揭發美國史上最不光彩的政治醜聞,終迫使尼克森總統下台。看看台灣的例子你會有更深刻的體會,近年來許多獨立媒體揭發食品安全、防疫漏洞等不公不義之事,還記得「米粉沒有米」以及「不能戳的秘密I, II」踢爆禽流感疫情內幕嗎?這些就是調查報導,而在網路數位時代中,媒體也面對轉型,唯一不變的真理是追求新聞報導專業品質的信念。

 

ProPublica 就是一標榜「獨立、非營利、生產服務於公眾利益的調查性報導」的網路原生媒體。「為了公民」是 ProPublica 一詞的拉丁語涵義,自2007年成立之後,專注深掘「真正重要」(truly important)和具有「道德力量」(moral force)的新聞。並且在2010、2011年連續獲得普立茲獎榮耀。這是預言平面媒體將走向衰亡嗎?我認為 ProPublica 的成功是秉承「新聞專業主義」,自我定位為新聞編採室(newsroom)而非單純的新聞網站,致力於創造內容與深度編採。如此一來,新聞報導的「內容」才是核心,網路新科技的協作運用則是期許開創更多新的可能性。

 

(圖片來源:ProPublica – A Note on ProPublica’s Second Pulitzer Prize

 

ProPublica 組織編制約為50人,面對媒體環境變化,預測未來最好的方法就是創造未來,因此積極發展數位敘事,並且與各大媒體協同調查、分進合擊,例如:《紐約時報》與《華盛頓郵報》,並且將這些調查報導中所得的複雜資料、圖表,轉換為直觀、可互動式的線上公開資料庫,幫助公眾更好理解,也提供其他媒體同業的進一步調查。所有新聞內容皆無償提供給主流報紙刊載;也能透過網站提供免費的讀者個人電子郵件直送服務,以期達到社會影響力的最大化,更歡迎大家「來偷ProPublica的新聞」,實踐開源、共享的精神。

 

ProPublica 沒有商業廣告與娛樂八卦,可以這麼說,ProPublica 是美國新聞界探索媒體新生態的一種代表性的有益嘗試。其運作模式獨特,資金來源主要仰賴「桑德勒基金會」(Sandler Foundation)每年提供約一千萬美元資金支援(且允諾資助十年,更不干涉其報導工作),以及其他慈善組織的基金和捐獻支持,其中 ProPublica 特別關注小額捐助者,直至2011年,資助者已經達到2600人。此外,ProPublica 透過製作新聞培訓、新聞報導的電子書擴增收入

 

(圖片來源:ProPublica – 2012 Annual Report

 

Executive Chairman Paul Steiger 表示,我們致力於寫有道義力量的調查性新聞,我甚至不需要考慮利潤,不必考慮發行,也不必考慮廣告。我們要揭露濫用權力和對公眾利益的侵害,我們要激發公眾去改變這種局面。

 

借鏡 ProPublica ,反思台灣媒體的困境,突圍之道或許是要瞭解網路新聞媒體和傳統新聞媒體之間的競合關係,共創多贏局面。台灣「WeReport 調查報導公眾委製平台」的理念也與 ProPublica 相同,期許深度調查報導真正有機會改變你我的生活環境,讓我們的未來得以過得更好。

 

※ 近期 ProPublica 的調查報導旨在探究「實習生」經濟效益-Investigating the Intern Economy ~實在是太有趣了,我等不及要看這份調查報導結果…

 

 

* ProPublica 2012年度報告

– See more at: http://netivism.com.tw/article/208#sthash.68cyU419.dpuf

Advertisements

網路時代的公益參與-你想改變什麼?

什麼是Change.org ?顧名思義,就是要發動「改變」。但是,究竟要改變什麼呢?

克雷˙薛基(Clay Shirky)這一句話足以為我們提供解釋:“「革命並非在社會接納新科技時發生,而是社會採用新行為時展開!」”

「採用新行為」,你相信嗎?Change.org 實踐了薛基所謂「無組織的組織力量」能夠串連起網路,開展實體行動的可能。一台電腦、一條網路線就能夠改變世界!

 

 (圖片來源: Change.org 臉書

 

Change.org 是一家創立於2007年的社會公益請願網站,目前擁有橫跨196個國家、超過4千萬的使用者。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 Ben Rattray 初衷是期許建置一個兼具非營利組織、社會融資以及部落格為基礎的網路志願服務,讓人們能夠提出請願,推動改革,並且向投資者和同類社會公益企業證明,打造一個具有社會意識、社會使命的盈利公司是可能的。

 

要如何進行「請願」呢?很簡單,你只要在 Change.org 上寫出你的請願訴求,並且分享到你的社群網站上就可以了。當請願達到一定的門檻之後,Change.org 則會提供分析平台給贊助商請願者(sponsored petitioners),以媒合適當解決問題的團隊。

 

如此一來,請願必須擁多一定的簽名數量,為了累積足夠的「請願」,就須倚賴「社群媒體」,兩者加乘將會產生無遠弗屆的影響力。Ben Rattray 說過,擁有一千萬人比擁有一千萬美元更重要。我認為 Change.org 講求不只是使用者的黏性,更是「傳播」,是讓使用者主動向他們的「朋友」,推薦你的請願。

 

(圖片來源: Nobel Peace Prize for Malala

 究竟「請願」能改變什麼?Change.org 就曾聚集25萬人連署,讓 Apple 正視委外廠商的勞工剝問題。更有為巴基斯坦裔女權運動家 Malala Yyousafzai 提名諾貝爾和平獎的請願,以及「給中國領導人習近平:釋放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與其妻子劉霞」,目前也累積43萬名支持者持續響應。

 

那你呢?你會使用 Change.org 改變什麼呢?或許我們也來發起查明「洪仲丘」役男死亡真相的請願,讓更多人正視此問題,其實在臉書(Facebook)上也有許多倡議社會改革的粉絲團,例如:反媒體壟斷華光社區拆遷爭議等等。其中有些訴求曾確實使政府立法改革,所謂的「防中指蕭」條款修法通過就是一個好例子。

採取新行動吧!改變正在發生,也需要你我勇敢的發聲!

 

– See more at: http://netivism.com.tw/article/204#sthash.SnAHqtCT.dpuf

為老樹請命 江翠居民要求變更設計

為老樹請命 江翠居民要求變更設計

新北板橋的江翠國中,自九十五年起就因游泳池與停車場共構工程規劃而爭議不斷。此工程需要遷移校內三十二棵樹齡四十年以上的老樹,引發社區與師生的護樹行動。今年三月,包商啟動鏈鋸,展開移植作業,護樹志工隊總幹事潘翰疆肉身護樹十二天,直至被警方強制帶離。江翠師生繪製海報支持護樹行動,護樹志工發起我願游泳在樹海–搶救江翠老樹連署。面對居民的護樹運動,市府希望藉由多方溝通,達到愛樹、愛校、愛社區三贏的圓滿結果。

 

521299_628598393833327_498607034_n

(圖片來源:我願游泳於樹海 搶救江翠老樹臉書專頁)

 

誰該擁有公共政策的選擇權?

校方表示,配合政府「泳起來專案」對於游泳教育的需求而設立泳池。交通局也希望充分利用空間,在調查學校周邊停車位不足的情形後,有了與停車場共構的想法。前校長黃耀輝支持理由則是停車場委外經營後可拿到合約金,將帶來更多收益,讓學校蓋更多建築設備。

但是護樹志工認為,老樹的犧牲沒有必要,因為學校周邊就有泳池,就算真有停車需求,也能利用現有停車場向下開挖,沒有必要在校園內移樹新建。對於附近社區居民而言,江翠這片樹海提供了休閒的好去處。江翠國中退休美術教師鄭蕙香表示,學生喜愛在這片樹林上課創作與玩耍,在都市中成長的孩子很難得有這種體驗。護樹志工隊員許媛桂說道,尤其老人家特別喜歡在這邊,活動身心靈。

都市發展與社區記憶保存的困

針對施工爭議新北市府特別強調是移植非砍樹市長朱立倫則提出過去的經驗,說明只要做好保護樹木的措施,就可以成功移植。景觀處長陳淵泉也表示:

    「保證江翠國中移植的三十二棵老樹,有九〇%的存活率。」

然而,正如中原景觀系教授趙家麟在投書中所提:

    「就空間地理而言,移植與砍除相當,就是將樹『移走』了,對整體環境與生態系而言,是徹底改變了。」

而且移植的過程中的疏忽都會造成樹木的死亡,潘翰聲提出:「市府興建江翠警察派出所,移植板橋石雕公園樹木,卻從未公開移植計畫書,就已知的移植三十六棵樹,竟然高達三分之一,十二棵樹死亡。」此次江翠的承包商與石雕公園是同一家,有不良紀錄的承包商能否妥善移植樹木也令人質疑。

 

181078_633366670023166_1834492255_n

(圖片來源:我願游泳於樹海 搶救江翠老樹臉書專頁)

 

反對聲浪中的另一個重點,是空間與情感層面。有居民擔心,若失去樹林這個重要活動空間,居民情感也將隨之淡薄。東華教授吳明益在其臉書中提到:

    「一棵樹不該從公共空間貿然被移走的重要理由常常是,它已經不只是一株自然物而已,它還是一群人的共同語言、記憶圖像。」

居民王鐘銘在投書中也提到:「我們將守住的不只是三十多棵老樹,而是下一代的童年記憶與所有市民的生活空間。」然而目前的設計卻完全無法回應居民對此層面的需求。

江翠護樹運動七年多來與新北市政府的協調仍缺乏共識。一〇二年四月六日志工隊舉辦參與式工作坊,與師生、社區居民一同設計游泳池與老樹並存的方案,包括老樹零移植方案、擴大樹海方案以及江翠樹海幼稚園方案。護樹志工建築師劉世偉表示:

    「只要變更設計便不需大肆移植老樹。」

然而,新北市政府表示此案已經多次協商,兼顧學生與社區停車需求,不可能再變更設計。